明代的一副对联下联一字不差照抄上联流传至今已成经典名对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在大自然面前转瞬即逝的时间对人类来说是很残忍的东西。在时间洪流中,人类一代代逝去,前人之思之情也变得很难追忆。幸而充满着智慧的古人发明了文字,正是依托着文字,我们如今才能一窥过往的风采。

文字有很多种表达形式,对联就是一种文字的特殊表达方式。古人在那时为了能对上对子可谓是绞尽脑汁,也正是在这样的思考中许多“绝对”应运而生。其中明代的一副对联让人眼前一亮,还因为下联一字不差照抄上联而被人戏称为最懒

对联又被称为春贴、桃符等。它是一种以对偶为美的文学。对于它的来源众说纷纭,但主要有着两种说法。一是说对联是由春贴演化而来,因为过去有着在立春贴宜春二字的习俗,后来人们贴的字越来越多,渐渐地春贴就变成现在的对联。二是说对联是由桃符演变而来,当时的人们会在门上挂着画,有写驱邪内容的桃木板来辟邪,久而久之桃符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对联也就随之形成了。

对联对载体的要求并没有那么苛刻,将它写在纸上、布上或者刻在竹子、柱子上等都可以,而它对平仄,对仗,字数与结构却有着严格的要求,这反映了中国哲学中太极生两仪的思想,即世间万物都是可以被分成相互对称的阴阳两面,而阴阳两面在本质上又是相互共通、共生的,这也让对联被骨子里喜爱工整的中华民族视为珍宝。

阴阳二生观念是根植于中华民族的精神深处的哲学观念,它体现在中华民族心里对以“两”、“对”形式出现的事物的喜爱与执念上。中华民族对对联的喜爱,从根本上就是来源于此。因对对联而产生的各种奇闻逸事,也贯穿了中华的整个历史。

宋朝有个叫田登的州官,他仗着自己手里的权利肆意作威作福,欺男霸女。还学着每朝皇帝避讳的规矩,让其他人不许直说自己名字里的登字,也不许直接把登字写在纸上,写

同音字、相似字也不成,必须用其他字眼来代替。如果有人违反这条规矩就是以下犯上,就要挨板子。

在这条规矩下达没多久,元宵节就要到了,元宵节按照惯例家里要点灯,人们要在街上赏灯。但田登却直接张贴告示说:“本州在元宵节时放火三日。”当时的百姓看后,无言以对。有人就用这个告示编出了一副对联:“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后来在百姓的口耳相传下,这副对联就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宋代的文化名人苏东坡与佛印和尚是好友,也是损友。在平日里他们经常互损,然后相视而笑。有一次佛印和尚炖了鱼,正准备大快朵颐,这时苏东坡却来了,佛印为了逗弄苏东坡,于是把鱼藏在磬下。苏东坡进门就闻到了鱼香味,但在饭桌上却看不到鱼的影子。他环顾四周后发现饭桌附近有一个倒扣的磬,他瞬间就反应过来,心想鱼肯定就在磬里面。

苏东坡就对佛印和尚说:“之前你拜托我帮人写对联,我一直没能写出来。烦躁之下,我觉得直接用现成的对联罢了。”佛印和尚就问:“那你准备用哪个对联。”苏东坡答道:“就是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这副,不过后面的内容我想不起来了,后面是什么内容来着?”佛印和尚立马说:“庆有余”。苏东坡便大笑道:“既然

有鱼,那为什么还不把鱼拿上来!”佛印和尚也大笑道:“好你个苏东坡,早就盯上我的鱼了吧!”语罢,佛印和尚就把鱼端了上来,两人大快朵颐了一番。

明朝时期,三大才子之一的徐渭在与他人一起举办文会时,有一个博学多识的朋友为了考较大家的学问,出了一副上联:“好读书不好读书。”这一对联看起来很简单,但想要在短时间内对上,还是很考究文学功底与才思的。

当时参与文会的众人一直在苦思冥想,但还是想不出它的下联。而徐渭不同,他听到上联后就立马挥毫写出了下联:好读书不好读书。看到这副下联众人忍俊不禁,心想:这不就是照抄上联吗?换做是我,我也行。而且这明显就不是什么正经的下联,才子徐渭今天怎么会弄出这么一个大笑话?

面对众人怀疑的眼神,徐渭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这下联的关键在于它的音调。上联可以这样读:好(hǎo)读书不好(hào)读书。我的下联就相应的读为:好(hào)读书不好(hǎo)读书。”文会众人寻思了一番,发现这一字不差的两联,竟然蕴含着劝读的道理:能读书的时候不读书,到老了想读书都读不了,他们因此拍案叫绝。之后这副对联很快就风靡了大明,它也因此流传至今,成为了经典。

明朝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先后出现了三名在艺术领域颇有建树的人物。在那个时代,他们三人在艺术上的造诣没人能匹敌,后人就称他们为明代三才子。徐渭就是三才子之一。他也是三才子中最多才多艺的一位,在“诗”、“书”、“画”等领域都有所成就。

不过可惜的是他命途多舛。在成为了徐宗宪的属下后,他十分敬慕徐宗宪。因而当徐宗宪含冤而死后,徐渭十分忧愤,曾为此自杀九次。而到了晚年,他的仕途就更加不顺,甚至还

了牢,这让他穷困潦倒,再加上徐渭的身子骨也一直不太好,不久徐渭就带着一身贫病溘然长逝。

对联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我们应该珍惜它,爱护它并传承它。虽然对联的字数较少,结构也较单一,但是想要完美

写出一副绝佳的对联也是不太容易的。别看苏东坡、徐渭等人很容易地就能做出一副妙趣横生的对联,但是俗话说得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没有几十年如一日的苦读,他们是绝对无法随口吟出“绝对”的。我们要向他们学习,要在生活中持续不断

No Comments

Categories: 64体育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