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高考:多重不确定叠加后的确定

高考已经结束,但7月7日儿子陈学东赶考时的惊险历程,仍不断浮现在徐小巧的脑海里。

一夜之间,从家到考点安徽省歙县中学的路就被淹了。水涨得太凶,家用轿车开不了,孩子父亲打电话求助邻居用货车送一家人去考场。走到半路,水太深,货车也无法前进。他们下车试图步行,然而眼前是浑黄激流,无路可走。

“那一天的经历终身难忘……人生路上以后还有许多的磨难,但是相信你都会积极面对,迎刃而解,也有良人相伴,贵人相助。” 徐小巧在微信朋友圈上对儿子写道。

7月7日,受持续暴雨和上游洪峰影响,歙县多地道路严重积水。高考考生无法顺利到达考点,语文和数学考试相继推迟。9日,歙县启用备用卷进行补考。

很多人猜测,考试突然取消、延期,会让歙县考生心态崩了。有人近乎悲情地写道:“明明离考场不远,却到达不了,那瞬间的绝望……我有了想哭的冲动。”

结束高考后,歙县高三考生张阳回忆自己当时的感受,找不出太多外界想象中的“自怨自艾”或者“悲情”来。“我觉得挺特别的,就当是命运的安排呗!”

学校接考的大巴没出现,老师带着几百名学生去府衙(地名)等待。张阳听说,接下来要排队坐船去考点。她看了眼前方的路,判断不出积水有多深。

一开始,大家还担心迟到。距离九点越来越近,焦急的情绪退去了。几个同学拿着手机看这事有没有上热搜。张阳站在队伍后面,等到快10点,人群里一阵骚动——从前面传来消息,语文考试取消了。

“我下意识叹了口气,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叹气。”她又乐观地补了一句,“我还没坐船呢!”少了这段体验,她有些遗憾,但随即又觉得轻松——至少暂时不用考试了。回到教室后,张阳只觉得累。“在雨里站了两个小时啊,腰酸腿疼。”她说。

7月8日,歙县的高考照常进行。到考点后,张阳发现,武警哥哥在送考大巴的车门外站成了两列。车门一开,他们就一左一右撑起伞,为学生遮出一条没有雨的通道。“感动得我差点涌出泪来。”张阳说。

8日清晨,黄梅县华宁高中500多名住校高考生,因突降暴雨引发的内涝被困。校内水深达1.6米,学生无法赶赴考点。

后来,华宁高中的女生们是蹲在铲车的铲斗内,被转运到考点的。被困考生也陆续补时参加了考试。

文综考试时考场上的空座,让黄梅一中高三考生王佳源觉得有些不对劲。结束考试后,她上网查了查,才知道这些同学经历了这样惊心动魄的赴考之路。“挺惊讶的……也很有历史见证者的感觉。”

其实,雨已经下了很久。在王佳源记忆里,从7月4日开始,雨几乎就没有停过。考试那两天,王佳源坐在妈妈电动车的后座去考场。因为嫌麻烦,她没穿雨衣,就撑了把伞。到考点时,外套和球鞋都湿了。

“和去年的对比很强烈。去年考的时候,太阳很大。”王佳源是复读生,她今年的目标是考上211高校。

2020届高考生们遇到的一个“史无前例”,是恢复高考以来的首次大规模延期——高考从6月延迟到了7月。

7月7日上午,武汉市某考点外,有家长在接受采访时哽咽着说:“今年有疫情,高考又遇上这么大的雨,孩子真不容易。”

武汉的受访考生也会开玩笑,夸张地“哀嚎”一句:“我们太难了。”但他们也坦言,这些都是人生经历,现在回想,也没觉得有多大不了。“大家都一样嘛。”

新冠肺炎疫情刚暴发不久,唐文佳的爷爷奶奶就因为感染新冠病毒住进了武汉金银潭医院。爸爸去医院送东西,回来后告诉唐文佳,人蛮多,情况比较严重。

唐文佳是武汉某重点高中的高三应届毕业生。恐慌和担忧了一阵之后,她也淡定了下来,窝在家里专心复习。“你也做不了别的,那不如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她说。

她还是会关注跟疫情相关的新闻,也一次次被医护人员感动。“我看不得这种东西,看了情绪就控制不住。”唐文佳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念的是理科,就会干脆去学医。

3月31日,唐文佳看到了高考延期的消息。她第一个念头是:假的吧。后来,新闻铺天盖地都是,她才意识到,不可思议的事情真发生了,连高考都推迟了。

等线月份,唐文佳已经“忘记”了“延期”这件事。她告诉自己——我本来就应该7月7日考试。

这届考生特殊吗?真的挺特殊。考试那天天气还不好,但唐文佳兴致勃勃地谈起了赴考时的“小幸运”。她以为会淋湿,另外带了一整套衣服,想着去考点换。“结果,就是这么凑巧,我们出发和回来的时候,雨都没怎么下!”

考试这两天,全家人一起在考点附近的宾馆住。妈妈特意穿上了三年前陪唐文佳中考那天穿的裙子,那次考得好,这次再穿图个吉利。爸爸则是在饭点前开车20多公里,到唐文佳最喜欢的那家餐厅订餐。

唐文佳是班上唯一的艺术生,但她想考出一个在全省艺术生里都能排得上名次的成绩。因为对自己要求高,她常会陷入巨大的焦虑与自我否定。

唐文佳的高考考点和班上同学都不一样。考前几天她才知道,最受同学欢迎的政治老师专门来给她一个人送考。“我觉得世界都明亮了,他们没有抛弃我,我也是被重视的!”唐文佳的语气雀跃了起来。

她分享着这些细节,又有些不确定地问:“大家会关心我考试的事情吗,是不是没什么好说的?”她曾身处新冠肺炎疫情“震中”,曾离疫情那么近,但在唐文佳关于高三的记忆里,疫情,算不上主角。

和其他地区的高三学生一样,考完最后一门,唐文佳的感觉是——虚无。 “平时考了很多次试,每次考完,都还有下一次。”这一下,每天都在为之奋斗的目标好像突然被抽走了。“考试犯的错误也没有下次机会可以改正了。”

对北京一零一中学高三学生田茗羽来说,“明天没课了”这一天,来得比预想中要早一些。

6月中旬,北京出现聚集性疫情。6月15日,北京多地区的中学非毕业年级和小学已复课年级停课。

田茗羽本来觉得停课和自己无关。16日深夜,北京市教委发出通知,初高三年级也同步恢复居家线上教学。这消息让她有点懵。田茗羽本来习惯早睡,那天睡不着了,她焦躁不安:不太想上网课,也不知道放在教室的资料还能不能拿回家。

6月17日上午头两节课原本是地理课。地理老师迅速行动起来,在班级群里发了一堆以后会用到的学习资料。有同学说:“老师看起来好淡定!”地理老师回答:“我是老师,我当然不能紧张。”

田茗羽记得,收拾东西时也兵荒马乱的。大家互相签名,努力想为高中的同窗情谊留下点纪念。同学们还试图照张合影,但大家到校的时间不一样,人没凑齐。“要是学校能补办一个毕业典礼就好了。”

其实,拉长的学期,也让田茗羽有了遗憾。6月21日,我国南方部分地区可以看到完整的日环食,这被认为是“错过一次,再等十年”的天象。田茗羽是天文爱好者,她早就计划好了去西藏阿里看。

高考延期加上疫情,她被困在了家里。那天,田茗羽在自家小区门口,看了回日偏食。

对孩子来说,六月中旬的这波疫情,意味着高中生活的提前结束。但家长考虑的,还有更多。

从6月17日儿子居家学习开始,李晴就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二十多天,家庭所有购物都是网上进行。没去超市,没去任何一个菜场,没去餐厅吃饭。“人,能少接触就少接触。”

就差临门一脚了,要是这时不小心与确诊病例行动轨迹有重合,麻烦可就大了。李晴说,疫情形势“忽悠忽悠”变化;她的心,也跟着起起伏伏。

其实,整个高三下学期,李晴都能感到,儿子的心态也在起起伏伏。“好多次都有‘要崩了’的那种感觉。”

儿子成绩好,但他是个敏感型小孩,心思重,容易紧张。第一次模拟考,儿子紧张得手心脚心都是汗。

“你说这还怎么考?”李晴着急,上网找了一圈心理学专家的视频,筛选了几个适合儿子的,让儿子自己看,教他学会接纳自己的紧张。“这个时候,孩子有问题,你能给出解决方案,他会有安全感。”

今年元旦,孩子有点蔫,发烧不退,去医院看了,说是甲流。两三天后烧退了,又开始咳嗽。孩子胸口疼,疼到直不起腰。再到医院一看,是气胸。他住院了,连期末考试都没参加成。

之后,“自主招生”改成“强基计划”,疫情来了,加长版寒假来了……经历了这些,李晴觉得自己彻底“佛系”,已经别无所求:儿子能顺顺当当把试考完了,不出岔子,就是胜利。

7月10日下午,她注视着儿子的背影进入考场,在半空中晃悠了许久的那颗心,才终于落下。“考不考好不打紧,只要考完,就满意了。”

田茗羽也属于7月10日下午最后考完的那一波考生。今年近五万名北京考生,迎来的是高考综合改革的首考,战线天。

考完后,她还在考点溜达了一会儿。对田茗羽来说,高考让人紧张、有压力,但似乎没有那么“致命”。“高考不是一个‘一锤定音’的东西。18岁就一锤定音了,81岁了怎么办呢?”

李晴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人的成长,就是要一件事一件事地去经历。“孩子刚好在这个时间点,经历了这些事,可能是好事。”毕竟,高考年年有,但是谁参加过这么多不确定性叠加的高考?“这是一次锻炼的机会。以后他们还会遇到更多棘手的问题呢,再碰到那些问题,也都不算难了吧。”李晴说,“毕竟,这么难的高考,他们都过来了呀。”

徐小巧在考点外等儿子。人群里,不仅有家长,还有媒体记者。大家在学校大门外排成了两列,像是在夹道欢送。

她举着手机,观察每个孩子出门时的表情。有个男孩走着走着跑起来了,脚步挺轻快。徐小巧还喊了一声:“奔跑吧,少年!”

高考结束就阳光明媚了,徐小巧相信,这意味着这届考生能顺风顺水,走上阳光大道。

由我国自主研发的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鲲号再次进入江苏连云港港赣榆港区,将参与10万吨级航道二期工程的疏浚作业。当地海事部门为天鲲号开启进港和政务办理绿色通道,确保该轮优先进港、优先检查、零待时许可。

2022年10月8日,江西省新余市高新区马洪办事处竹元村250mw农光互补光伏电站倚势相连。近年来,新余市因地制宜发展农光互补电站,将山地、丘陵果业、油茶等特色种植与光伏发电有机融合,有效提升土地资源综合利用,助力“双碳”目标的实现。

2022年10月8日,金秋时节的江苏省如皋市龙游河生态公园内碧水微澜,两岸色彩斑斓。近年来,如皋市通过实施生态修复、水环境综合治理等措施,让空置土地蜕变为城市绿肺,打造可供市民和游人休憩的美丽港湾。

2022年10月6日,小读者在家长带领下,认真欣赏非遗摄影作品,感受非遗文化。

2022年10月5日,游客在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溱湖国家湿地公园乘船游玩。

2022年10月5日,位于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龙岭镇的赣州国际陆港货场,理货员在国庆假期坚守岗位一线,忙着调度集装箱进出港

2022年10月4日,在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一家海鲜市场,业户在展示其销售的梭子蟹。

2022年10月3日,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柯坦镇枣岗村,成片的虾田水稻渐次成熟,大地一片金黄。

2022年10月2日,素有水上张家界之称的湖南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宝峰湖景区,天高云淡,碧波荡漾,吸引游客到此欣赏湖光山色,乐享国庆假期。

2022年10月1日,国庆假期间第一天,江苏省海安市部分市民和学生走进该市文化艺术中心,观看《老街记忆》摄影文献展,在欣赏摄影艺术的同时,感受家乡的沧桑巨变。

2022年10月1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部医疗中心急诊室,医护人员阅片讨论患者病情。

2022年9月29日,河南三门峡市天高云淡,在百里黄河三门峡生态廊道灵宝孟村段,惊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壮丽美景

近年来,泰和县积极推进图书馆、健身广场、游乐园等文化娱乐设施建设,覆盖城乡的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网络初步形成,市民享受更加便捷的公共文化生活

2022年9月25日,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众善爱心团”的20余位医护专家赴鹿西岛开展医疗帮扶义诊活动,在灯塔鹿西点燃健康共富的火种。

2022年9月25日,在山东省青岛市胶州湾海洋公园河套段滨海湿地,成群飞抵越冬的银鸥在养殖区巡游。

2022年9月24日,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额尔古纳国家湿地公园五彩斑斓,宛如油画。

No Comments

Categories: 64体育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